当前位置:corsair.com.cn资讯铁哥们儿是怎样炼成的
铁哥们儿是怎样炼成的
2022-09-22

作者:和菜头 来源:《意林》

女孩子的友情是怎么来的,我不知道。男孩子之间的友情,多多少少都有点投名状的意思。我最铁的哥们儿现在香港,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铁到不锈钢的程度。不论多少年不见,他一回昆明,我们还是锃光瓦亮的一对活宝。

想当年,我俩相互一见,就觉得对方一定是英雄人物,景仰之情如同滔滔江水。可惜他老人家江水虽多,但数学奇差。每到期末放榜,他老母看完数学成绩之后,必然在堂屋正中放一方凳,执行家法。差几分到90,上来几鸡毛掸子,如果喊出声音,加罚十次。我那兄弟虽然抖得筛糠似的,却表情异常坚毅地走到方凳前,一层层褪去裤子,露出精瘦的猴臀,俯身在那方凳之上。每次放假前,他总被打得对我恭敬异常——到我家只敢用尚有完肤的那一小块倚在硬木椅子上,继续江水滔滔,当然,面色有点沉重。

五年级时,才出考场,对完答案,朋友就出现了虚脱症状。他双眼只剩瞳仁,双手扶墙,艰难地说:“76,14下。”我拉着他跑到学校后面的小巷子里,他反复只念着一句:“你要救我。”我问他:“计将安出?”他沉吟片刻,用坚毅的神情看着我,道:“偷卷子!”我脑海里顿时闪现出很多英雄人物的形象:和菜头舍身炸大门——记大过一次;和菜头飞夺考卷——留校察看半年……想到这里,我朗声长笑,仁义如关云长。趁中午老师吃饭,他放哨,我溜进办公室拿到数学考卷。回到小巷,我们精确计算,反复修改。为了不让老师发现,他的分数被准确地定位在91分。最关键的时刻到来了!朋友长出一口气,拍了拍我的肩头说:“麻烦你再把卷子送回去!”

下午,可怕的数学老师正在办公室里备课。作为班长,我拿作业交给老师,卷子就藏在那摞作业本下。我把作业本放在考卷上,老师抬头看了看我,继续低头工作。说时迟那时快,我用两指夹起一半考卷,在拎起考卷的瞬间,用另外两指夹着朋友折叠好的考卷,在风中一抖,他的卷子就作为最后一页展开了。老师转头看我时,我刚好把两摞卷子合二为一,装作整理状。老师一声暴喝:“你在干什么? 放下!”我呆若木鸡。她凝视我15秒,伸手翻了翻卷子,见没有异常,道:“这是你动得的吗?”挥手叫我滚蛋。

任务完成,我生平第一次亲耳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快得连成一条直线。放完卷子走出办公室的那一刻,我居然在大白天里看见了金星,多得可以用手抓。此后,见到再漂亮的女孩子,我的心跳都没有超过每分钟80次。

对一个小孩子来说,他明明知道为朋友做这种事可能招致致命的打击——被开除,没学上了在当时简直是下地狱——但他还是做了,只因朋友迫切需要帮助。

随着年岁横轴的延伸,友情飞快地在自己和新朋友之间画出距离无限加大的抛物线。我和老朋友当初相互扶着跌跌撞撞地去探索世界时,还没有学会算计。男人长大以后,新友谊里多的只是尊重和欣赏,以及适当的距离和优雅的态度。过去和现在并不存在谁更好的问题,只是男人成为钢以后,很难再熔化,寻找好朋友的难度就在这里。

(刘清荣摘自《我打不赢爱情》汉语大词典出版社 图/熊LALA)

你经常买到高价低配的手机?其实多看看 无忧岛资讯 的百家号,就不会被别人给骗了~